我笑故我在

总会有那么几个极品亲戚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,人呐,总会有几个长歪的,然后好巧不巧的,就给赶上了,还成了亲戚。

极品啊,每一次都能给人惊喜。愤怒,伤心,无奈,反正不管你想不想,他们总能想办法添堵的。



祝愿世界和平,如若不然的话,请让人渣全部消失吧。

好吧,我很幼稚

好吧,我承认我还很幼稚。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悲欢离合,没有尝过独自生活的艰辛,也没有强大的心脏去承受来自世界的恶意。

心上从来不放事,忽然掀开一角去端详世界,觉得心好累。

美丽的皮囊下有乌黑的内心,光鲜的外表遮掩着早已腐坏的本质。万千行人,有的是过客,擦肩而过,飘入耳朵的是不堪的污言秽语;有的是亲近的人,停驻在生命里面,却发现人性的卑劣在散发出恶臭,所犯的错误已经不再是出于个人的缺点或是能力的不足。。。而在我不知道的地方,有人因为癌症去世,有人在为婚姻烦恼。。。

当然人间自有真情在,或许总是这样的,来自陌生人的温暖更加令人心上一松,而我总是深深地铭记,当作慰藉。好比这次去旅游,中午吃不下饭,旁边的大叔就劝我多少吃一点,后来在排队时导游发门票,因为队伍太宽,我和朋友都排在最里面,因为是举手示意,我们两个又太矮,旁边的小年轻就帮我们喊导游。。。

我还很幼稚,很容易无力,很容易愤怒,很容易感动。

月夜

夜里很静,即使还没有黑透。坐在窗口,还可以听见虫鸣。


写于雨后

雨后,很凉爽,风依旧很大,有雀鸟在低空飞行。

小区里还很安静,远近有各种鸟鸣。有一个老人弯着腰,拾掇着她的苗圃,用手拔去杂草,然后直起腰,伫立了一会儿便离去了。一切都显得宁静安详。

然而我在清风的低吟里感到迷茫。明明想要有意义的过完这个理应最轻松的暑假,却在一日复一日的闲散里消磨了心智。紧绷的弦一旦放松,便显得颓废。我好像总是这样,在最初的梦想里编织成功的幻象,欣喜地前行,又在不知不觉中松懈,然后责问自己怎么可以如此。

仿佛心脏已经不再具有激情,它总是平静的在胸膛里跳动。即使面对重大的考试,即使思想在害怕的颤抖,它仍旧极其规律的毫无波澜的跳动着。

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变得沉着冷静,但是我的意识却在告诉自己,没有激情的生活里不会有前进的动力,毫无作为抑或说得过且过地过日子只是在自我放纵。潜意识里,我仍旧是一个要强的人。

大雨冲刷掉的燥热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太阳的金光里再次降临,即使这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,但是本质的东西总是会慢慢沉淀下来的,最终会反馈到现实中。

似水流年

去看了小学的时候开的博客,里面的博文记载着我的成长啊。虽然很多文章类似于无病呻吟,但是却真实地还原了当初的我,卑怯而又倔强,借着虚幻的世界吐露自己内心的不安和烦躁。

然而这许多年过去,里面的时光停滞在高一那会儿,就不在推进了。

而我,乘着似水流年,趟过无数个平淡而又新奇的日夜,只能隔着时间的海,向着远去的稚嫩微微颔首,即便留恋,仍旧只能做那个挥挥衣袖,潇洒离去的旅人。

无奈时间不会倒流,落寞只留给自己欣赏。

总觉得变的沧桑了许多,以前的多愁善感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,但仍旧会止不住的回忆过去。记得刚来LOFTER的时候,有一个很喜欢的姐姐——阿渡,她的画真的很美,画风也很美,当初几乎每次来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看看她有没有新的画作。但是当我时隔这些许年,再来寻找的时候,却发现她已经消失在人海——她删了有关自己的一切。

说来也许很可笑,我就是这样,生怕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人忘记,妄想要留他们在脑海,但是记忆总是和我开玩笑。于是不厌其烦地在我认为可靠的地方一一记录。但是时间久了,感情也淡了,只是自己太执念,不愿放手,即使不会再有交集。

忽然很伤感,但时已经不会轻易的染红眼眶,情感已经变得吝啬了吧?

只想把这个时间,这个点刻录下来,留到以后慢慢回味,或许苦涩的不再难以品尝,甜美的不再迷人心神。只是以后或许会多一个夜下难眠的老人,执着灯细数那流年里的琐碎小事,然后带着浅笑入睡。

想来,这样也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