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笑故我在

写于雨后

雨后,很凉爽,风依旧很大,有雀鸟在低空飞行。

小区里还很安静,远近有各种鸟鸣。有一个老人弯着腰,拾掇着她的苗圃,用手拔去杂草,然后直起腰,伫立了一会儿便离去了。一切都显得宁静安详。

然而我在清风的低吟里感到迷茫。明明想要有意义的过完这个理应最轻松的暑假,却在一日复一日的闲散里消磨了心智。紧绷的弦一旦放松,便显得颓废。我好像总是这样,在最初的梦想里编织成功的幻象,欣喜地前行,又在不知不觉中松懈,然后责问自己怎么可以如此。

仿佛心脏已经不再具有激情,它总是平静的在胸膛里跳动。即使面对重大的考试,即使思想在害怕的颤抖,它仍旧极其规律的毫无波澜的跳动着。

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变得沉着冷静,但是我的意识却在告诉自己,没有激情的生活里不会有前进的动力,毫无作为抑或说得过且过地过日子只是在自我放纵。潜意识里,我仍旧是一个要强的人。

大雨冲刷掉的燥热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太阳的金光里再次降临,即使这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,但是本质的东西总是会慢慢沉淀下来的,最终会反馈到现实中。

评论